倡导诚信兴商、促进社会公平公正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家专栏 >> 崔自三 >> 内容

《商海红尘》第二十七章:商之凄凄

时间:2014/12/23 0:20:35

    刺耳的警笛,噪杂的脚步。尤北京感觉门一下子被撞开了,灯也忽地亮了,他看到,几个警察闯进来,不分青红皂白而粗暴地把他从床上拉下来,然后,戴上了锃亮的手铐,在推推搡搡,以及家人呆滞而惊恐的眼神里,被押上停在楼下的警车,然后,闪烁的警灯,啸叫的警报,风驰电掣般地驶离……
    在警车的铁笼里,他感觉自己犹如困兽,喘息着,挣扎着,他想争辩,可抬头看去,满眼都是恶狠狠的目光,当车开到一个山崖边的时候,停下了,到处都是黑漆漆一片,他看到几个警察在点火抽烟,火光中,是狰狞的脸,很快,他们走过来,把盛放他的笼子,向悬崖推去,他惊恐地大声喊着“救命啊,救命啊……”
    尤北京突然惊醒了,他一骨碌坐到床沿,大汗淋漓,他大口地喘着气,不停地拿着枕巾擦着自己的脸,“好险,好险,幸亏是梦啊。”他自言自语道。
    窗外,已经发亮了,看看墙上的挂钟,是早上的6点多。他下了床,穿了衣服,先到卫生间傻蹲了一会,然后边回想梦境,边开始洗漱。不一会儿,他听到了老婆喊孩子起床的声音。他与妻子分开而住已有一段时间了,他们一起看过一篇文章,说的是英国有个女王,为了增加与丈夫的神秘感,一直采取分居的方式,以换取那种朦胧而互相渴望的美妙感觉。
    等他洗刷穿戴完毕,老婆已经做好了早餐,煎蛋、牛奶、面包,6岁的儿子正狼吞虎咽,看到儿子的样子,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唉,就让这种感觉深留在心底吧。
    吃完早餐,没多久,他就看到司机已经把专车开到楼下了,上了车,他没有让司机往单位开,而是径直开往附近的北山,那里有一座千年古寺,他感觉昨晚的梦太可怕了,要去拜拜才心安。
    在路上,他给常务副局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会晚点到单位,会议,包括其他一些事情该安排就安排好了,不用等他,然后径直去了那座寺庙。
    三月末的山里,虽然临近清明节,但山上山下大为不同。在山下,此时的春意已非常浓厚,到处是草长莺飞,燕语呢喃,满眼都是新绿,而此时的山上,却还呈现出一派惊春的景象。树枝是突兀而吐着苞的,星星点点的草绿春色,掩饰不住裸露的青白相间的山的皮肤。就在山坡上,一座寺庙静静地在春光里闪耀着肃穆的光。
    寺庙的院墙是杏黄色的,青灰色的殿脊,高耸的青翠松柏,让人感觉这里与外界的不同。尤北京进了寺庙大门,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进了,反正他是跟一些比他官大的人学的,一有不好的兆头,就占卜算卦。其实,这几年,他曾经多次给慈善机构捐款,到了寺庙,他也会捐点香火钱,祈求佛祖、菩萨保佑他平安和官运亨通。
    这个寺庙规模并不大,一进去,两边分别是鼓楼和钟楼,走了没多远,就是宏伟的大雄宝殿,走进殿里,则是各种造型的佛像,有的青面獠牙,怒目圆睁,有的双手合十,面带微笑……虽然是在明媚的上午,但尤北京仍然感受到丝丝的凉意。也许是多次来的缘故,寺庙里的和尚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,他也忙不迭地回应着,虽然彼此并没有多说话,但却都心照不宣,他依然作揖、跪拜,心里默念着“上天保佑”之类的词语,最后,又向功德箱里投了五张百元钞票,这才缓缓走出大殿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然后,慢慢走出这家寺院。
    其实,他也知道,这仅仅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,但他内心深处认为,只有这样做了,他才能从心底寻求一种平衡。甚至他还发现,很多历史上的大人物也喜欢烧香拜佛,后来,他多方思考,终于悟出来了,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在各种战争、斗争中,手上沾满了很多人的血,为了寻求一种心理安慰,所以,他们才到一些庙宇赎罪,祈求上苍的保佑。
    到了局里,会议还在开,其实,他一直倡导开短会,可会一开起来,你补充,他强调的,不知不觉地大半天就过去了,也许大家真的闲的慌,只有开会,才能感觉到自己价值的存在。转正之后,他也曾下决心改变这种会风,可几次过后,成效并不大,慢慢地,他也就习以为常了,这就是,改变不了的,就学会适应吧,在官场,有些事情,是需要适时妥协的。
    这次会议,主要是讨论前一天查获的一个案子,一家保健品公司竟然在春水市下属的县级电视台夸大宣传,将保健品当成药品卖,而电视台竟然审也不审,就给播了,这属于虚假宣传,误导消费者。接到举报后,副局长带领稽查科的人员,协同当地,以消费者的身份,追根溯源,找到了企业设的办事处,查封了部分产品,但却没有见到负责人。
    “不论怎么说,遇到这种违反国家法律制度的行为,一定要严格查处,从快从重,要一查到底!”尤北京怒气冲冲。
    “现在的商人太投机钻营了,简直是恬不知耻,没有一点道德观了,为了挣钱,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,我们一定要严厉打击!”他“咚咚”地敲着桌子,咬牙切齿,忿忿然的样子。
    “嗡嗡嗡”,他的手机震动起来。
    “喂,哪位?”他站起身来,向门外走去。
    “谁?二宽?哦,听出来啦,你这家伙好久都没给我电话了,最近忙什么呢?”他贴近听筒,走到楼梯处。
    “忙着收购一个厂?不错,不错,生意越做越大了,什么时候来春水一起喝酒啊。”他点着了一支烟,边吐着烟雾,边打着哈哈。
    “我正在开会,老同学还有什么事吗?”他问赵二宽。
    “你说什么,老同学?是呀,昨天查获一起假冒伪劣案件,以保健品充当药品卖,蓄意夸大产品功能,欺骗消费者。”

作者:崔自三 来源:中国国际啤酒网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Copyright Reserved 2008-2018 中国国际啤酒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18202号

    投稿邮箱:beerxh@sina.com 投诉邮箱:beerxh@126.com 业务邮箱:beerxh@163.com

    QQ:296090069在线交流  QQ:1102858064在线交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