倡导诚信兴商、促进社会公平公正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家专栏 >> 崔自三 >> 内容

《商海红尘》第二十九章:艰难抉择

时间:2014/12/30 0:05:31

    所谓招标,大都是披着华丽外衣的幌子。它就象一块早已分好的肉,局内人都能分得属于各自的一块,而作为局外人,无论怎么垂涎,也只有艳羡的份儿。
    春水市的这次招标,也是同样的所谓程序和规则。招标结束,在所有中标的单位当中,赵二宽的康民公司份额最大,这也圆了他的心愿,苦楝花所在的宏盛公司也占了一部分,并且,在尤北京的协调下,原本难进的几家医院也进去了,这表现出在有些领域办事,关系与权力大于一切的现实,可这些良好结果的实现,却并没有让苦楝花感到由衷的高兴,相反,她从心底对所有这些都产生了一种厌倦,甚至是厌恶,她突然有一种想离开这个行业的念头。
    可除了做销售,她还能做什么呢?很多时候,她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是继续从事医疗产品的销售?还是自己单独做点事情?如果是自己做,做什么好呢?这其实是一个有关创业的话题,想到这些,她头脑里甚至还产生一丝丝的兴奋,可做什么好呢?她很纠结。
    真正让苦楝花下定决心辞职,以彻底离开医疗行业的,是这次回南都之前,尤北京给他的电话,他也许有意无意的给她暗示,让她向公司给他申请好处,说这次帮了公司很大的忙,这让她感觉生意场上,是没有同窗情可言的,她骨子里有些看不起他,可很多东西,她又不能改变,她决意远离它。
    她给张勇电话,征询他的意见,可他一听,就楞了,“什么?想自己创业?你一个女孩子,怎么想创业?你以为创业象喝凉水,你知道现在的我不,比刚毕业时,瘦了整整10多斤,劝你还是老老实实上班吧,不用操那么多心。”
    “可我实在不喜欢现在的工作了,干我们这行,到处都是溜须拍马、阿谀奉承,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潜规则,我想自己干个别的,哪怕是摆个地摊,凭自己的能力,也能养活自己。”她有点气愤难平,尤其是一想起来赵二宽和尤北京,她的心里就象堵了什么东西,可当着老同学,她又感觉没法说。
    “那你想做什么?要不,跟我一起来搞养殖吧,哈哈。”张勇电话里突然笑起来,这倒让苦楝花感觉一下子放松了。
    “做什么?我还在想呢!呵呵。”她一下子迷茫起来,辞了职,她能做什么呢?她不想与张勇一起做,最起码她感觉现在还不合适,她想有自己的事业,一个自己喜欢,自己能做的事业,也许开头会难些,但最起码,能给她带来很大的希望,人,不都是生活在希望当中的吗?
    “这样吧,楝花,你有空了,先去调研一下吧,不过,这件事情,你可要慎重!”张勇象大哥哥一样嘱咐楝花。
    “知道啦,这个建议好,等我从南都回来,就先考察一下,到时我会请教你的啊。”苦楝花回应着,她心底有一种暖暖的感觉。
    在回南都的火车上,苦楝花一路都在思考,她在想,自己到底能做什么?她对药品、医疗器械很熟悉,也许做这些没太大的风险,可她实在不喜欢这一行了,可其他领域,又有什么生意可做呢?
    四月末的北方,已经是草长莺飞的季节了。天空格外的清澈,路边土缝里的野草,斜着身子拼命疯长,路旁远处的杨树,叶片也慢慢长圆了,风从远处吹来,刮得叶子呼啦啦作响,阳光中,已经有一些燥热了,直直的光亮照下来,让人有一种刺眼的眩晕感。
    张勇的养殖公司已经初具规模了,一排排的鸡舍整齐有序,招聘的人员也都很规范地穿着白大褂,鸡舍里扑棱着翅膀,咯咯哒叫的鸡群,则是他心中的希望。
    实际上,他几乎已经成为一个养殖专家了,整天跟鸡子打交道,身上都是它们的味道,不过,他爱这项事业,他甚至喜欢跟它们在一起,他感觉它们的叫声就象交响乐团奏出的音乐一样悦耳,他甚至能够听懂它们的“话语”,每次鸡子出笼的时候,他都有点不舍,他把它们看作他的“孩子”,他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,然后离开这个“家”。

作者:崔自三 来源:中国国际啤酒网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Copyright Reserved 2008-2018 中国国际啤酒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18202号

    投稿邮箱:beerxh@sina.com 投诉邮箱:beerxh@126.com 业务邮箱:beerxh@163.com

    QQ:296090069在线交流  QQ:1102858064在线交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