倡导诚信兴商、促进社会公平公正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家专栏 >> 崔自三 >> 内容

《商海红尘》第三十章:寻觅商机

时间:2015/1/9 0:03:20

    北方的初夏,空气中,开始有了一丝燥热,田间的麦子,疯了般的拔着节,生怕赶不上趟似的,而河边青青杨柳的白絮呢,就象春天的桃花雪,纷纷扬扬,飘飘洒洒,有些落到河里,被流水带走,有些飞舞在空中,而随风飘远。
    而苦楝花就象这飘飞的柳絮,只不过,她飞了一圈,又回来了。
    回到贾虞市农村老家,老父亲是很开心的。一是她在外面,他不放心,毕竟一个女孩子,又到了婚嫁的年龄;二是他也逐渐老了,儿子快高考,以后也要离开家的,有些头疼发热时,也没人能经常照顾在身边,这让他感觉很孤单,这也许是老年人的通病吧。其实,他也不想让她回来的,毕竟,地方小,最重要的是,他无法给女儿找到一个好归宿,在下边,这可是一个拼关系和金钱的时代。
    可既然她回来了,那就回来吧,叶落还要归根呢。
    家里的农活并不多的,苦楝花陪父亲一起下地,在白花花的日头下,铲麦田里的草,跟乡亲们叙旧,看村东头那片灿黄的油菜花。走在几乎快被麦子覆盖的田间小路,嗅着青青麦子散发出的青气,她心中有着一种久违的亲切。
    “这,才是我的根!”也许厌倦了大城市的生活,她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。
    回来之后,她还去看了自己的母亲。那是一片祖坟,母亲就躺在那一片坟头之中,不过,坟头几经风蚀,变得矮小了,但坟头上的草,却已经冒出来了,旁边柳树细长的枝叶,在随风飘拂着,好像母亲儿时在自己的耳边低语。
    苦楝花的眼泪簌簌地掉落着,她多么希望自己的母亲没有离开自己,她很想在母亲怀里撒娇,感受她的呵护,在她慈爱的目光里,做一个乖乖女。
    可坟头上的草青了又黄,黄了又青,人间几多春秋,几多风雨,都湮灭在这一片荒芜里。她甚至还一直记得母亲咽气前那恋恋不舍的眼神,她知道,那是母亲放心不下她姐弟俩,那一幕,她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    她还记得,村南头那条小路上,她曾经洒下的欢笑。小时候,她经常跟伙伴们一起去邻村看电影,那时候,村里还没有电灯,在漆黑的夜晚,只能看到前方村庄星星点点的灯火,她和小伙伴们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追啊,闹啊,这种欢乐,甚至要比看电影本身还要多些,懵懵懂懂中,她依稀记得,看了《追鱼》、《两个小八路》、《地道战》、《少林寺》等等,她甚至还想起了村里第一台电视机进村的情景。
    村里旁院跑运输的大哥,大概花了200多元买了一部12寸的黑白电视,当一大群人从他的绿皮卡车上把它搬下来的时候,大家流露出艳羡的眼神,接下来,大家前呼后拥、小心翼翼地把电视机迎进屋去,并盖上了一层买来的花布,于是,村里就有了一件大宝物,大家有事没事,都喜欢往那位大哥家里跑,很多小孩子,也都是天还没黑,就拿着小凳子开始“占座位”,一排一排的,就象露天电影院。苦楝花还记得,当时上演的《西游记》、《霍元甲》,以及后来的《射雕英雄传》,轰动整个村庄,最惨的是,由于院里空地容纳不下那么多人,很多人爬上了院里的桐树,有的还坐到了墙头上,有一次,竟然连主家的鸡窝都被踩塌了。
    父亲回忆说,母亲没有去世的时候,苦楝花一点都不象女孩子,爬高爬低,很疯的,可自从母亲走了后,她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变得沉默寡言,她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,但她更加疼爱弟弟了,有好吃的,总是留给弟弟,地里活也总是抢着干,她一下子懂事了很多。其实,苦楝花自己何尝不知呢,只不过,残缺了母爱的愁苦心谁又能够理解?
    好几个晚上,她望着黑乎乎的屋梁,久久难以入睡。创业项目应该尽快启动,不能再拖下去了,她应该拿定主意,思前想后,她决定第二天去市里,包括在乡镇做些调查,然后,决定自己做些什么。
    王明华打来电话,询问了她的近况,同时告诉她,他老同学赵二宽准备把他任命为销售总监,话语里,也隐隐约约表达了对她的思念。这让苦楝花的心里掀起一阵阵波澜。
    张勇也打过来电话,一直劝她过去跟他一起做,他确实需要帮手,但她委婉拒绝了。一个姑娘家,跟一个未成婚的男人,成天在一起,这算什么名堂,在农村,闲言碎语是最可畏的
    苦楝花决定还是去外面考察一下,看能否捕捉到属于自己的商机。
    第二天一早,苦楝花梳洗完毕,父亲的荷包蛋就已经做好了,“趁热吃吧,楝花”,父亲招呼她,“嗯,爹,你也吃点吧,也让你起这么早!”楝花让父亲一起吃。
    “我一会吃,你先吃吧,我一会还要去地里看看,今年天有点旱,庄稼长势不好。”父亲还象以前一样,没事了就喜欢蹲在门口,拿出他的烟,以前是烟袋、烟包,现在变成了纸烟,划根火柴点燃,狠狠地吸上几口,然后就慢悠悠地抽着。
    “少抽点吧,爹,对身体不好的。”她边吃着放了冰糖的荷包蛋,边劝父亲。
    “老啦,别的没什么爱好,就这一个了,想戒,戒不了啊,你旁院石头大爷就是肺癌死的,肺都被烟熏黑了,明明知道,可就是戒不了。”父亲摇着头,好像在自言自语。
    “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,爹,您一定要保重身体!”楝花把碗刷了刷,擦了一下手,拿了包,看着父亲说。
    “好了,我知道,闺女,路上要小心点,早点回来。”父亲站起来,把她送到门口。

作者:崔自三 来源:中国国际啤酒网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Copyright Reserved 2008-2018 中国国际啤酒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7018202号

    投稿邮箱:beerxh@sina.com 投诉邮箱:beerxh@126.com 业务邮箱:beerxh@163.com

    QQ:296090069在线交流  QQ:1102858064在线交流